沭阳吧论坛|沭阳关注

客服电话 0527-80355799

  • 移动端

    扫码访问

    移动端app下载
    沭阳关注

  • 微信端

    扫码访问

  • 4661
  • 0

十字街道党工委原书记曹子冬收“墓霸”好处费20万,充当保护伞

帖子:349
精华:133
注册时间:2018-07-07
+关注

2021-05-18 09:40:02

十字街道党工委原书记曹子冬收“墓霸”好处费20万,充当保护伞

图片

 2021/5/13

法制周末

3版

时局


全 文 如 下


图片

宿迁市泗洪县毛山公墓原售价过万的“豪华墓”。


图片

宿迁市泗洪县梅花山公墓墓园外景。  郑超 摄

4月14日上午,清明节前后祭扫的高峰期已过,位于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梅花镇的梅花山公墓一片清静,整个墓园绿色环绕,道路平整,地面干净,有新修缮的痕迹。在墓园入口处,几个工人在搭建管理用房的围栏。

负责泗洪县墓地整体运营的工作人员胡辉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梅花山公墓今非昔比,以前这里垃圾遍地,门口甚至有养鸭、养鸡的,现在路修平了,环境提升了,公墓整顿行动获得了当地老百姓的认可,都说“改造得好”。

公墓改革前,宿迁市殡葬领域乱象丛生,墓地一度成为一些人敛财的“聚宝盆”。

宿迁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,公职人员与墓地经营者利益勾结,违规入股乡镇墓地,垄断经营、非法占用农田、销售高价墓、强迫交易等殡葬乱象在全市各地均不同程度存在。

为此,宿迁市委市政府决定在全市部署开展殡葬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整治。为确保市委市政府决策部署落地落实,市纪委监委组织小分队下沉到各乡镇一线实地核查,重点查处上述违纪违法问题。


墓地曾是一些人的“聚宝盆”

今年68岁的梅花镇村民周继友在墓园里打零工,干活间隙,周继友不时将眼光望向墓园后方,在那片墓碑群中,有他早在7年前就为自己和老伴“预定”好的一座墓穴。

胡辉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一直到2019年下半年,梅花山公墓还属于私营,售卖墓穴是公墓老板用来“挣大钱”的生意,“不管是死人还是活人,给钱就卖”。墓穴被设计为“三六九等”:占地约一平方米的公墓均价达两三万元,“豪华”公墓价格接近7万元,售价3000元的“卧式墓”价格最低,却因最为简陋无人问津。

“谁家有老人去世,家人就要赶快筹钱,托关系买墓穴,村民间曾有‘死不起’的无奈。”胡辉说。

2014年,为了“给儿子省点事”,周继友开始为自己的“身后事”筹划,他看中了梅花山墓园里“位置好”、又显得“高大”的一座墓穴,经人介绍、托了关系,原本售价两万元的双穴墓最终被他以1.5万元的价格拿下。那时,周继友觉得自己的未雨绸缪是正确的决定。

2020年,宿迁市深化殡葬领域专项整治后,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以梅花山公墓为例,原本是私营性质的墓地被收归国有,墓园环境大为改观,原来的墓地老板退出经营,飙升至数万元的公墓价格也降了下来——“单穴2000元,双穴3000元”。据了解,这样的标准在全国公墓领域堪称“底部价”。

目前,新的统一定价已经张贴在梅花山公墓入口处的醒目位置。

周继友目睹了梅花山公墓的改变。回忆起当初购置墓地,周继友曾庆幸自己选的墓不比当地“风水大王”选的差。他深谙“风水大王”的套路,“得给他送钱,要么送烟、送酒。他带来的客户,一般都能当场成交”。

周继友口中的“风水大王”,在过去数年的墓地交易中,扮演着重要角色。让“风水大王”看风水、选墓地,曾是当地颇为流行的做法。“既然是风水大王,肯定要比我们普通人说的(道理)多一些。他不讲好,人家不高兴,对吧。”周继友不知道的是,当初的“风水大王”们不仅收买墓人的钱财,促成交易后,还收受私营墓地老板们“不菲”的回扣。

如今,“风水大王”们集体“失业”了。胡辉介绍,公墓统一了价格,买墓穴不能再挑选位置,而是按照先后顺序,排到哪个是哪个。此外,像周继友这样的“活人购墓”现象不再被允许,村里人必须有逝者的死亡证明或火化证明才能购墓。

“现在,邻近泗洪县的属于安徽省的几个乡镇的人,都想过来买我们这里的墓地,当然了,每个墓园服务范围只能是本乡镇,只能卖给本镇人。”胡辉说。


宿迁市纪委监委“以案破题”


前些年,在宿迁市沭阳县十字街道,陈加国和王会军共同经营安福园墓地,为获取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关照,他们先后14次送给街道原民政助理徐进好处费105万余元先后6次给街道工委原副书记、办事处主任李洪波好处费共计43万元,送给街道党工委原书记曹子冬20万元。

曾有十字街道的村民反映,在其为母亲办理丧事时,由于没在安福园购买墓地,街道火化车借故拒绝运送遗体,引得几百个村民围观,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。据已被查处的曹子冬自述,对于“墓霸”行为,“当时我起到了保护作用”。

沭阳县十字街道公职人员与墓地经营者利益勾结、垄断经营案件,是宿迁市开展殡葬领域专项整治中具有“破题”意义的第一案。

宿迁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,“查处案件不是最终目的,通过查办案件形成强大震慑的同时,我们还要以案促改、以案促治,最终推动解决体制机制问题”。

宿迁市开展殡葬领域专项整治行动以来,截至目前,共立案查处42人,留置16人,问责16人,收缴违规所得2023万元,挽回经济损失4789万元,每年可减轻群众丧葬负担约3亿元。

与此同时,宿迁市按照“政府主导、国企运作、公益属性”的思路,在墓葬领域改革创新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探索。所有乡镇公墓资产全部收归国有,对收回的86个私营公墓的资源、资产盘点清楚并固定,先由属地乡镇接管。


墓地公有化改革艰巨复杂


距离梅花山公墓30多公里的毛山公墓,占地面积达91亩。相比梅花山公墓,毛山公墓更大、更气派,原来的公墓老板显然在墓园上花了很多心思,法治周末记者在现场看到了墓园精心设计的分区、精工细刻的墓碑和特意从外地运来的高档石材。

宿迁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冒酉飞,从2020年9月开始主管该市的公墓改革工作,是将私营墓地改成公益性墓地过程的亲历者。

半年间,冒酉飞到乡镇走访二十余次,跑遍了全市几十家公墓。

刚开始推动公墓改革工作时,冒酉飞曾彻夜失眠。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:“在资产回收过程中,总有人说,‘你们国企有钱,多给点不要紧’,但清算资产时我们的原则是,不能多评一棵树、多评一方土。”这样的态度,让冒酉飞没少得罪人,有人说他“太抠门了”。

在回收毛山公墓的最初谈判中,原来的墓地老板朱某等人曾开口要价:一个亿。去年,所在乡镇政府以3200万元回收毛山公墓,其回收价格仍属全市最高。

经宿迁市纪委监委工作小组查明,乡镇政府在回收毛山公墓过程中,从实物清查核对到评估,一切都是在“纸上”进行,评估报告也是因入账需要,而在“形式上”出具。

过去的一年中,除了来此祭扫的村民和误入的游客,毛山公墓还曾来过一批又一批的意外“访客”。

冒酉飞介绍,这些到过墓地的“访客”分别是:来自市县纪检监察机关的工作人员,负责公益墓地运营的国有控股集团派出的3位注册会计师,来自3家评估公司的9人工作小组。他们来墓园的主要工作只有一个:“数数。”他们要深入细致查明,墓园“到底有多少树木、多少墓碑、多少资产”,是否和原来的评估报告所述一致。

2020年12月,对毛山公墓所有资源、资产实地盘点后,毛山公墓回收价从3200万元降到了两千余万元。

宿迁市民政部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,把一块土地从集体用地转化成国有经营用地,涉及拆迁、农用地补偿、公示等诸多步骤。这一过程最短也要3个月,目前有的公墓还处在改革过渡期。

在冒酉飞看来,“公墓改革过程是艰巨复杂的”。“把每个人的服装都做成一样的很简单,而要把每个人的思想都统一起来,很难。”他直言,“我们遇到的最大困难其实是各乡镇的态度问题。”

冒酉飞表示,如果没有纪委监委的全力推动和监督保障,这项改革工作很难顺利进行。

冒酉飞介绍,到今年年底,他们预计接手运营95家公墓。目前,“我们总结出的各项管理规章制度加起来有400多页,这么厚厚的一大本”。

提起宿迁的乡镇公墓改革模式能否在其他地方复制,冒酉飞表示:“其他地方可以借鉴宿迁的做法,但是想把宿迁公墓改革模式复制过去需要下一番功夫,学习具体做法只是停在了表面,更要看到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如何推动全市上下达成共识,其中包含的为民情怀和改革精神才是精髓。”



法治周末记者 郑超



×

打赏支持

打赏金额
  • 1元
  • 2元
  • 5元
  • 10元
  • 20元
  • 50元

选择支付方式:

确认支付